很不高兴认识你

野望篇结束。
如果说银英传第一本只能称得上“好看的太空科幻史诗”,那么到了野望篇里齐格之死,就完全担当的上“细致入微的太空歌剧!”
齐格在不长不短的篇幅里一直都是莱茵哈特的一个分身,和姐弟俩共生。他个人一生之目标,在15岁的安妮罗杰的一句托付下已经定格,此后余生都为此奋斗不已。
“齐格,要好好照顾莱茵哈特哦”
这并不容易。因为莱茵哈特的目标是粉碎掉旧贵族支配下陈腐的银河帝国,让那些随意带走他姐姐的昏庸好色的王室付出代价,之后这个目标更是变成了全宇宙,莱茵哈特要当世界的主人。
齐格要追随和保护的就是这样一个人。拥有明亮的金色头发的美少年,难逢敌手的用兵奇才,年轻老练却充满朝气的王道之人。
小说里并没有提及齐格的天赋到底怎么样,在多次对敌的战术中,和莱茵哈特的想法却总能契合,在扫清外域的战斗中,更有“一战不败的年轻提督”之语,成为了莱茵哈特的“另一个分身”。除了和莱茵哈特作为从小到大的至交好友一起成长,齐格必然为成为“可以守护莱茵哈特姐弟”的人付出了相当多努力!他没有霸全天下的野望,更没有流露出对权利的贪恋和飘飘然,甚至只有惶恐。几乎是为了莱茵哈特的任性走到这一步。
莱茵哈特呢,他其实潜藏着害怕。
齐格一直是他可以全权托付生死与共的至交好友,所以齐格在,他便有绝大的信心去面临王者道路上的所有挑战,因此莱茵哈特永远成竹在胸。他姐姐也很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,莱茵哈特是害怕寂寞的,所以在给他的信里说“不要等失去了才感到后悔,请多和齐格商量!”,20岁的他暂时还没有能力独自面对一切,可是王者必定是孤独的,不管莱茵哈特能否接受,齐格都没有办法作为第二人在继续下去了,他自己骄狂的性格也埋下了这样的种子。
于是戏剧爆发了。
在与齐格发生了不愉快的冲突之后,尽管作为双方可能都无可指责,不过莱茵哈特背离了最初的纯洁赤子之心,并且由此背负上内疚,一定要说的话也是过错一方。

“你到底是我什么人?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些话!”
“我是您忠实的部下!罗严克拉姆伯爵!”

没有直呼他莱茵哈特,只有冷冰冰的罗严克拉姆伯爵,可是一切似乎都还可以挽回,一如这十一年吵架的时候,齐格总会包容莱茵哈特,莱茵哈特也有这样的信心。
再之后,莱茵哈特听从了性格冰冷不择手段的谋士的谏言,有意疏离齐格,将其和其他提督平等对待,以树立自己独裁王权的威信,并将以前赋予齐格带枪出席会议的特权也取消掉了,这部分没有明写,一切都在“心知肚明”下进行,这种“心知肚明”让人非常感伤。有趣的是,即使是这样,莱茵哈特和齐格之间的默契也表现的淋漓尽致。齐格也立刻接受了这种的设定,“暗暗告诫自己,别太得意忘形了!”
之后暗杀发生了,因为被卸了枪,空手上前的齐格和刺客同归于尽!
对于莱茵哈特而言,一切戛然而止,他没有等到和齐格重归于好的一天,甚至因为他可笑的缘故,间接害死了他一生的朋友,他瞬间的悲愤和不知所措淹没了他,只能不停沉浸在三人在山庄的童年美好幻梦中不肯醒来,借此麻醉自己。
这之后,莱茵哈特姐弟俩忽然明白了
“我们除了彼此之外,再也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了”
莱茵哈特由此只剩下无法填补的空虚,他必须借由征服银河来不断满足这种饥渴的感觉。
“失去了这么重要的东西,就要取回同等价值的东西来弥补!”
我甚至觉得真正的莱茵哈特在这里已经死了。
读到这段情节一直在想,究竟是为什么齐格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呢,虽然隐隐猜到可是却一直没有明写,连多一点的笔墨都没有。
但是小说马上给出了答案。
莱茵哈特问
“姐姐...是不是深爱着吉尔菲艾斯。”
齐格所有坚持着的力量,追随着的执着都来自这里。
为了回报安妮罗杰深沉而不可言说的爱。
银英传是洗练的,澎湃着朝气的小说,所以一切都不可言说了。

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!”
而对于齐格而言,安妮罗杰和莱茵哈特,就是他的星辰大海。

献给早逝的齐格飞·吉尔菲艾斯的赞歌。

评论